設為首頁山東手機報手機客戶端新聞熱線 0531-85668999

冠縣“吃車吞人”危橋背后的監管盲區

橋面最窄的地方不到兩米.png

  大眾網·海報新聞濟南1月18日訊(記者 吳軍林 張珈瑋) 日前,聊城市冠縣一位村民向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爆料稱,2018年11月28日,他的哥哥騎著三輪車通過本村一座多年未修的危橋時,不慎從橋上摔落到河里,導致多根肋骨骨折。隨后,在當地采訪時,多位孫莊村村民向記者反映,該處危橋此前已發生多起慘劇。

橋面最窄的地方不到兩米

  近日,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對涉事危橋的改造進行了追蹤報道,引發網友關注。目前,涉事危橋已被當地水務局拆毀,涉事危橋維修改造項目的招標程序也已于1月18日啟動。冠縣水務局辦公室主任趙君安介紹說,對涉事危橋的改造,計劃在2月15日左右開工建設,工期三個月,5月底竣工通車。

  冠縣一危橋多年未修立“車輛慢行”警示牌 村民行車跌落河中

涉事危橋的橋面到河底,約有十米的距離

  近日,聊城市冠縣孫莊村村民趙書峰向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爆料稱,2018年11月28日,他的哥哥騎著三輪車通過本村一座多年未修的危橋時,不慎從橋上摔落到河里,導致多根肋骨骨折。

  趙書峰說,該村約有300余戶、1000余人,涉事危橋由于靠近農田,是該村村民到地里耕田務農的三條主要道路之一。2018年11月28日下午三點多,他的哥哥趙樞杰騎著一輛拉著白菜的三輪車進村,途徑這座危橋時,不小心壓到了橋頭附近的一個異物,“車輪子一翹,人和車就都翻下去了。”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注意到,這座橋的橋面呈下凹的形狀,兩邊的護欄只殘存了一兩節,橋的一側還能看到趙樞杰翻車時所掉落的白菜。離這座橋10米左右的位置,豎著一個牌子標識著“橋梁危險 車輛慢行”,而非“禁止通行”。

危橋附近“車輛慢行”的提示標志

  趙書峰說,他哥哥摔到河里的時候,幸好當時有村民路過,幫忙撥打了120并送到冠縣中心醫院就診,“還好當時有人路過,這么冷的天氣,摔到河里,時間一長真是沒法想象。”經過檢查發現,趙樞杰多根肋骨骨折、頭部多處受傷、肺部受損。趙書峰說,在重癥監護室緊急救治了1天之后,醫生為趙樞杰做了手術,住院費用花費了4萬元左右。

  趙書峰說,現在他哥被摔成這樣,至少半年沒法工作。哥哥家有兩個孩子,一個十六歲、一個八歲,家里一時間失去了經濟來源,希望能得到相關部門的救助。趙書峰還質疑說,“這座橋壞了至少有三四年了。騎自行車的、騎電動三輪的,已經有好幾個掉下去的了,以前水多,可能人摔得輕一些。但是接二連三出現這種事,怎么就一直沒有人來修?”

11月28日,從危橋跌落后,受重傷進入重癥監護室的趙樞杰

事發時,翻落在橋下的白菜

  水務局回應:群眾私自鏟平封堵路障 涉事危橋已列入改造計劃

  對于上述事件,冠縣水務局辦公室主任趙君安在接受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采訪時稱,冠縣水務局與斜店鄉政府溝通了解到,2018年4月份左右,有關部門對涉事橋梁通過設立警示標志、用土堆截斷通行道路的方式,明確了涉事橋梁是危橋、不允許通行。“但是群眾為了少走路,還是不斷有人走。”對于趙樞杰摔落到河里并住院的事故,水務局的這位工作人員表示同情,稱將積極處理解決。他說,現在冠縣縣域內的危橋已改造了一部分,很難一次性全部改造完成,剩下的部分危橋將逐步實施改造。涉事橋梁目前已經列入了當地的改造計劃,預計2019年可以修整通行。

  1月17日中午,冠縣水務局發布《關于大眾網報道冠縣斜店鄉孫莊村危橋的情況說明》(下簡稱《說明》)稱,斜店鄉孫莊村向南跨河橋梁共有三座,報道中的危橋在2018年4月設立了警示標志,并進行了封堵。按照規劃,該危橋西側200米處橋梁和東側400米處橋梁已先行改造重建完畢,可供群眾安全通行。經調查,報道中所述事故系部分群眾私自將橋兩端封堵路障鏟平通行所致。

  《說明》稱,按照危橋改造計劃,目前建設資金已籌措到位,近日將啟動建設程序,2019年2月下旬將開工建設。為避免出現群眾強行通行,即日水務局將再次對該危橋進行封堵,并提醒群眾危橋改造期間在村東西兩側橋梁安全出行。

近期,仍有村民不斷經過此橋

  省政協委員提醒橋頭“車輛慢行”警示牌有誤導

  1月17日下午,山東省政協委員、山東社會科學院政策研究室副研究員孫晶看了相關報道和官方回應后說,冠縣當地既然封堵了危橋,為什么危橋旁邊警示牌的內容不是“禁止通行”,而是“橋梁危險 車輛慢行”?該處危橋不排除存在垮塌的風險,兩側沒有防護、橋面沒有夜間照明,通行非常危險,應暫時禁止通行。因此,就警示牌來說,有關部門書寫內容不妥,就封堵路障被鏟平來說,監管不到位。

  孫晶說,當地老百姓在等了近一年后,經媒體報道,現在冠縣有關部門給出了維修改造的開工時間,但公眾還想看到,涉事危橋的改造計劃,時間節點、施工單位、負責人、按期不能完成的后果等具體信息。解決民生問題不能光靠媒體監督,絕對不能讓老百姓付出生命、安全的代價。孫晶說,此前,有些政府部門常拿經費當借口,作為一些民生問題沒有及時解決的原因。但在民生重點領域,財政資金該保的要堅決保,從來都是有明確態度的。

  孫晶建議,部分嚴重影響老百姓生產和生活的緊迫問題,是不是可以探索政府先行支付或者墊付機制。

  孫晶說,為了能夠及時解決人民群眾關心的民生、安全問題,2018年山東兩會時,她提交了《關于進一步細化和開放山東省政協“民聲連線”大數據分析報告的建議》,省政協作出非常積極的答復,并列入工作計劃安排。開放民聲連線、政務熱線等數據,通過大數據智能分析就能很容易地找出群眾反映強烈的、危險程度比較高的問題,繼而分門別類、排出順序,系統化地研究化解的對策,集中去解決。這正是國家數字治理的意義所在,也是國家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對我們提出的要求。

  涉事危橋被拆毀 啟動改造招標程序

  1月18日上午11點左右,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來到孫莊村發現,涉事危橋已被當地水務局拆毀,現場有挖掘機仍在作業,對現場進行清理收尾。此前橋頭附近的“橋梁危險 車輛慢行”的警示牌也已被拆除,新的警示牌標識著“危橋改造 禁止通行”,警示牌上還指明了繞行路線,提示涉事危橋東400米及西200米另有兩座橋梁可以通行,竣工通行時間顯示為2019年5月31日。

  當天,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從冠縣水務局獲悉,涉事危橋維修改造項目的招標程序已于1月18日啟動。同時,在山東省水利工程建設項目信息公開平臺上,記者也找到了“冠縣孫莊、祁家務、小焦莊生產橋工程”的公示信息。該項目位于冠縣斜店鄉孫莊、范寨鎮祁家務和蘭沃鄉小焦莊村,建設內容為改建孫莊生產橋、祁家務生產橋和小焦莊生產橋,總投資68萬元。

  冠縣水務局再回應:承認“慢行”警示牌措辭不當 路障被鏟后監管不力

  1月18日下午,冠縣水務局辦公室主任趙君安就“涉事危橋的具體改造計劃”“警示牌是否存在誤導”“受傷群眾的救助”等問題接受了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采訪。

  記者:此前危橋兩端封堵路障被破壞后,眾多村民冒險途徑該橋往返于農田和家之間,當地有關部門沒有及時恢復封堵路障,導致多起村民跌落事件,責任應由誰承擔?

  趙君安:前期通過設立警示牌設置路障將道路封閉了,后期我們監管不到位,沒能及時到這座橋巡視、繼續封堵,這方面我們工作不到位。冠縣水務局和斜店鄉政府應共同監管。

  記者:有多位網友和省政協委員評論說,既然此前封堵了危橋,為什么危橋旁邊警示牌的內容不是“禁止通行”,而是“橋梁危險 車輛慢行”?您怎么看?

  趙君安:這是我們的責任,措辭不當。

  記者:涉事危橋在孫莊村的中間位置,雖然多次出現跌落事件,但仍有很多村民從這座橋通行,村民們說走這座橋方便,農田就在旁邊。此前為什么先修的是另外兩座橋,而不是對于村民來說通行更便捷的涉事危橋?

  趙君安:涉事危橋西側200米處的橋梁和東側400米處的橋梁是在2012年左右重建的,此次的涉事危橋在當時的情況還相對較好,能夠通行使用。考慮到孫莊村的三座橋比較集中,資金情況也不允許,就先修了另外這兩座,群眾稍微繞一繞就能滿足通行需求。

  記者:涉事危橋的具體改造計劃是怎樣的?

  趙君安:今天(1月18日)將舊的危橋拆除,重新設立了警示標志和繞行提示。由于目前天氣寒冷,不滿足施工條件,現在所做的只是下一步改造施工這座危橋的前期準備工作。同時,截斷涉事危橋也是為了避免再次發生群眾掉落事故。1月18日,冠縣水務局已經在山東省水利工程建設項目信息公開平臺,對涉事危橋的維修改造進行了公示,使相關建設單位知曉,以便投標,這意味著維修改造涉事危橋的招標程序開始啟動了。我們計劃2019年2月15日左右開工建設,工期三個月,到5月底可以實現竣工通車。

  記者:此前途徑涉事危橋受傷的群眾,冠縣水務局和斜店鄉政府有沒有相關救助措施?

  趙君安:前期通過律師和當地鄉政府與傷者家屬進行了積極溝通,我們主張走法律程序,認定責任,這主要涉及經濟賠償的問題。雖然過程有些緩慢,但目前對于救助已經基本達成一致了。

返回頂部

獨立調查簡介

大眾網原創深度調查欄目《獨立調查》,于2009年12月1日創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頻率刊發,先后獲評中國互聯網站品牌欄目,山東新聞獎名專欄。

欄目緊跟熱點、回應關切,調查傳聞、還原真相,澄清謬誤、明辨是非,勇于向網絡亂象亮劍,堅持弘揚正能量、唱響主旋律,客觀公正做監督。欄目始終堅持創新,并成功打通PC端與移動端,重點報道在“兩微一端”同步刊發。2016年以來,欄目在大眾網時政微信公眾號“爆三樣”落地,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深度調查的“微信版”。

与人方便一尾中特